昨天下班之后, 去了同事家吃火锅, 吃到最后最后, 大家都去看电视了, 就剩我和一个叫孙哥(英文名Sun Sun) 的家伙喝个没完, 把所有酒喝完了.我们边喝边聊(我想说话声肯定特大), 赖着不下桌, 然后酒喝完了往家走. 当时大概12点多, 我穿着一个黑色的卫衣, 因为意犹未尽, 我带上了兜帽, 放着反光镜, 欢呼着, 雀跃着, 用pogo的速度和步伐行军15分钟, 到了家, 竟然没被撞死. 之后我用1分钟的时间一气呵成的完成了脱衣服, 脱裤子, 钻被窝等动作, 开始猛睡.

梦中特别混乱, 时而梦见我新学期开学, 我去一个通风管道探险, 里面遇到了一只从2008年之后就没有进食的猫咪, 这只猫咪一顿蹭我脸. 又梦见了一个住在隔壁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屋子里, 开始不要脸的用我的3G看电视剧, 我刚想说些什么, 他就做到我边上, 用钩肩搭背来表示我很够哥们. 又梦见了我冬天掉到了一个大坝的下面, 努力往上爬的时候发现了一堆草席, 翻开草席结果里面躺着一个人, 我以为是一个尸体, 结果是一个环卫工人在晒太阳, 我远远望去, 发现大坝上全是在草席里晒太阳的环卫工人.

今天早上我醒来找水的时候, 发现地上有个开着最大声的ipod里还放着反光镜的歌, 而且地上有个盆, 盆里有一些不知道是屎还是呕吐物的东西, 我闻了闻, 无味. 纳大闷, 为什么在床下放盆这个事我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而且我吐或拉的那么完美干净以至于其他东西上完全没有我吐过或拉过的痕迹, 就好像盆是被人放上去的. 奇了怪了.

另外我只要喝多了, 就能特熟练的用牙开瓶, 而清醒时完全不行. 还有我想说喝酒治感冒是胡扯, 至少对于啤酒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