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灯上扎着彩色塑料袋来让寝室变得五颜六色,到送走已经管尹希元的妈妈叫丈母娘的玄日成,最快乐的大本生活就宣告结束了.当然,作为一个时而走在时代前面,时而又落后于历史的脚步的鬼才,早在大三下学期,深夜里的我,就提前为毕业伤感了好一阵.

其实大学生活最有趣的是群居生活.从毕业起,就没人会陪你在一个屋子里开黑,也没有十几个人会天天和你挤在一个小屋子里玩三国杀了.

尽管这样,毕业对我来说,依然是一个尤其残忍的事情.

今年,我神奇的奶奶从澳洲回国,于是本来应该入职的我,在毕业设计之后我飞速赶了回了海拉尔,去陪陪奶奶,和公司说好回家一个星期之后回来直接上班.在这没有我的一个星期里,班级最后的狂欢,包括聚会,旅游,照相啥的毕业嘉年华活动全都完成了.等我回来,我们已经算是完全毕业的人了 T_T. 然后给公司打电话要求上班,公司说你等等吧,过一阵集体入职.所以,我留下来的唯一作用就是:送别!!!!

于是,这一个月的安排完全错位,该干的事情都错过了,回来之后每天做的事就是一边唱着擦干眼泪陪你睡一边送站.

当然,在艹蛋的长春司机的努力配合下,作为留在长春的代表,我疏而不漏地送走了每一个人. 结局就和每年这个时候的同龄人一样,我们这个群居社会被硬生生的扯散了.

而生活依然在继续.我租了一个小屋子,离学校很近,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崇尚极简主义的我,总是什么都保持最简单,不会为生活添置很多东西,仅仅是背着自己的东西,以及同学们的遗留下来的洗衣机,鞋架,凉席,音箱,浴篮,鼠标,书架,以及三张澡卡啥的来到了我租的小屋.

当然,这个十几平米的小屋依然极简,极简到这里连网都没有!!我在快搬进新屋子的时候,曾经憧憬着想,这下老子总算能过上,下班上网不熄灯,并且用同情眼光看考研房客的生活了.可是这里却他妈的没有网!!!并且,我还有可能需要继续准备一次考试!!!!!

其实呢,土逼阿泥思特,这对我这个准备考试,并且以后上班可以随时上网的人也没什么难度,起码我住上了好多年前北美读文学PhD有为青年所崇尚的没有网络房子,据说可以让自己效率特别的高.而且对睡眠质量也是很有保障的,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多的睡凉席的经验.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江阴人,程锴选凉席的本领让我闻风丧胆,他留给我的凉席,已经不止一次把我冻醒了.

离开寝室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把寝室门牌号带走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