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子的旅行结束了,要是再不记录一下就该全忘了。

在首都和旁边的天津玩了将近一周有了很多发现。

喝了星巴克。星巴克的气味贼浓烈,我是和任振兴闻着气味找到发霉的程锴的方便面坛子一样闻着味道找到店的,可是那东西喝起来就没有闻着好了。在点咖啡的时候,那些穿着绿色围裙的围裙妈妈们会嘀了牍鲁的说一堆奇怪的外语。第一个点了一杯摩卡,我得细细的品尝才能从浓烈的巧克力里从尝出这东西确实是咖啡。第二个点了是拿铁,我也是用理智告诉自己那东西不是牛奶是而是咖啡。

去了大悦城一带,王府井,三里屯village,和鬼街(身边带着一个不争气的没法吃辣的老婆而没大驾光临)边上的一个卖东西的地方(名字给忘了)。作为一个土鳖,我领着同样是村姑的女友十分严肃问扬起的冏王同学哪里有H‘n’M,然后冏王也十分好心的告诉了我们。然后我终于到了H‘n’M,发现一切东西都那么便宜!!!40块钱的T恤最后我买了三件有木有!!!神马ZARA,优一库都是浮云!!后来经过了若干天才发现,原来H‘n’M就和我满洲国都的木子铁一样多,并且更衣室有地铁那么多人。

除了5月3日的故宫,我丝毫没有感觉到人多。一点都没有,街上人少,地铁里有座,这简直就是第广人稀的俄罗斯阿!

去了很多名胜古迹,主要是以前听了袁腾飞的历史课,所以也想双手一背,到名胜古迹里感悟一个所以然,闹个文化苦旅啥的,结果发现啥也看不懂。就对庸和宫是藏传佛教的庙有点印象,而到处是历史故事的天津一点都没感觉,后来我想明白了,原来我他妈的还没学到中国近代史呢!

去了北京就变得诡异,这让我遥想当年五年级去北京,就如同喝了大枣水的徐徐一样,不停的想尿尿,而且每次都能尿很多,真是奇怪。这次是消化不好,下午吃了Subway后睡觉前打嗝还有一股白菜味,但是这依然没有影响我到吃烧烤,我就爱喝可乐吃烧烤咋的,对我来说,这就是阉割版的女儿红酱牛肉。

老姨请我去了京味斋,吃了各种老北京特色食品。她说你想吃啥就点啥,我看了看菜谱,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后来点了一些东西,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个。第一是最受欢迎的是麻辣鸦头,在所有人都吃着贼开心的时候才知道那个是唯一一个不是北京风味的食品。第二个是豆汁,最开始喝我就觉得有股酸菜汤子的味道,可是后来觉得好像还缺点什么,长期的思考在我喝了假酒吐了之后想明白了,原来豆汁就和人吐的东西一个味道阿!

回长春第一出去玩是在母亲节,发现桂林路的密度简直是北京的两倍,我不得不感叹满洲国的人丁兴旺。希望我的草原共和国斯坦也有这般欣欣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