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最倒霉的时候,总是会继续发生一些让人特别恼火的事情,比方说晚上空虚的时候木有人要去包宿.于是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家伙尴尬并且毫无困意的上床睡觉了.至于为什么要去包宿,原因很简单明了,因为不管晚上睡不睡觉,总是中午才起.当勾格说完这个事儿以后,我内心的大腿猛的一拍,我操,你不就是我相见恨晚的白山黑水大兄弟么?!可是作为一个马上成为公众姿势分子的家伙,我依然很淡定的说,要是没有五个人我就不去了.

前几次包宿是很失败的,从一开始到结束一直可着IMBA一局一局的玩,这种的感觉就好像是吃了麻辣烫一样,尽管贼嗨,却总是不好意思承认,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所以说与其挠着一腿的角质层蹭枕巾一下子油在天亮的时候睡觉来说,还不如早点起床然后和他们白天开黑来得技术含量高些.再加上老梁涛哥的病重,木der和涛B的不去,我还是决定电脑没电的时候睡觉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