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结束了,不过这个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标题党而已.

这个假期的傻吃捏睡似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尽管其实没有傻吃捏睡这个环节.每天很晚很晚才睡(其实是很早很早才睡),然后很晚很晚起床.吃午饭,钻被窝上网,吃晚饭,坐在椅子上上网.而且上网的内容特别简单,扯皮,看dota,看魔兽争霸solo视频没了.什么mod-security,什么http全不知道哪里去鸟.其实我也干了一些除了这些之外不蛋疼事情,比方说又看了很多遍教父,不得不承认,那个片子实在是太好了.听说蔡康永说过每次电视里要是放教父,他都不得不看完,因为实在是魅力太大了.于是我就出现了穿越,似乎所有好莱坞里的赌场都是柯里昂家族的.但是看了几个电影很让人恼火,比方说狗血魔术,纳尼亚大长虫.不过黑天鹅还不错,让我对芭蕾产生了兴趣,竟然用一下午时间在优酷上看完了正版的天鹅湖.

对于我这种人,就不能闲下来,只要闲下来就完了,所以我要找点事情做,我今天重新下了ailurus的代码,明天准备写几行,搞定了vim,这篇日志就是从vim上发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