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的时候,在电脑里翻出来了爸爸上毛网用的自由门

让我意识到这个社会并不美好

老罗的话 每次听 都让我笑不出来

注册了google的服务 后来都被墙了

注册了twitter 为了玩 也被墙了

注册了blogger 也被墙了

之后 我知道原来互联网不是一下子就封了 而是一直这样 只是那段时间是奥运会而已

我开始买ssh 开始买vpn 开始拥有1984的邀请码

开始在校内谷歌离开的时候嗷嗷叫 开始在国难日的时候愤怒的说自己的想法 也开始被人在日志里骂 我开始发现不是每个人都能被改造过来

边的人对我偏激的观点很不能理解 即便是女朋友也因为我不懂热血而要离开我 嗯 我在最亲爱的人面前只能保持缄默

有时候 真的很孤独

这种感觉就好像黑客帝国一样 我们存在于母体 虽然我们很孤单 但是我们不孤独 即便在这个故事

只不过 这个矩阵中没有救世主

p.s. 洗澡之后挖耳洞 湿湿一大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