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一种命运 让我每隔一段时间复习一下如何重做系统 于是fedora和xp搬家到了虚拟机 而 Windows 和 Ubuntu 登上了舞台.

考试就得买书 书真贵 比高中贵多的不是一二十 而且妈的教写作的书竟然还能配进去光盘 于是我意淫说 我和欧美的孩子一样 看TM英文书呢!

和以前的吹牛比没有好下场一样 我现在越来越怕了 我真不能想到假如我失败了 我会怎么样? 郁郁寡欢 孤芳自赏 戒酒消愁吧大概 这个家族的人都是这个逼样 我信命.

昨天买了vpn 今天用上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下的决心信了那句”不用vpn的人都是网络上的二等公民”.竟然买了那东西.和我想的一样 依然看不了youtube 因为不流畅 不过vpn还真比ssh舒服 可以搞定那些无法设置代理的可怜软件们.

最近我的觉悟在上升 从最开始的只要说政治的都牛逼 到说政治正确的才牛逼 到推特上的人都牛逼 到上面有些人傻逼 到现在发现 怎么推特上这么多自信傻逼还有敢于发表言论的中年人 他们是怎么学会翻墙的?他们怎么会想出来”学计算机的人其实是写图纸的 和土木工程的工程师一样”这样的话,难怪他是英语教师.也怎么有傻逼自信的说 我以前很敬佩他,可是他不喜欢苹果,我觉得这个人没有想的那么好之类的.也难怪他和那个英语教师认识.

老罗的新书我都买三本了 第三本是当礼物送人 不过我猜以他来接受这本书 还是得下点功夫的 虽说这本书有点骗钱 大概是因为稿子催太紧的缘故 可是瞬间读完变成了一种好处:能让我慢慢悠悠的读好几遍 为何我总是喜欢和那些高高笨笨的女生一起玩呢 阿阿阿阿阿阿

坚持了一个星期7点起床 你能想象到么 为了将要学个东西我容易么 = = 我发现我的语感特烂 不是学的英语很烂 而是对于人类的语言本身很烂

今天终于把体育考过了 感谢任振兴 被和蔼的老师给骂了 老师,虽然说一个我不是一个圆滑的共产党人 可以口无遮拦 不过替考是不对 我还是和谐无处不在一下吧!

其实不用缅怀dropbox 体制内什么都会发生 我不觉得惊奇 不过如何操翻这个政权 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