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耐不住寂寞把午夜网给开了 结果开心的发现原来只要不上youtube的话 教育网还是很尿性的

和徐徐又生气了 她觉得对于我们这样的老百姓来说 在哪都不会有影响 也许当她发现即便是豆瓣最终也不让在博客里打胡萝卜三个字的时候 他才会觉得这里没她想的美好

每天开始慢慢的自习 背单词很慢 学什么都很慢 不知道是我老了还是我出现幻觉觉得我以前记忆力很牛逼 总之庸庸碌碌的忙着 似乎把所有以前能顾及到的东西都给丢掉了. 比方说Ailurus 比方说博客 比方说不愿意继续和他们交流 比方说不愿意安慰人 这些只能说明我是一个精力很有限的人

周日去看了反光镜的现场 我意识到了 我撒欢 我冲向舞台 我挤进人群 我出了这辈子不曾多的汗水 而作为一个大农村的土鳖青年 摇滚现场是目前唯一能让我发泄出感情的东西

关于青春的话题我总是不喜欢提及 因为很多事情很多感受其实大家都有 可是这些东西偏偏却免不了.昨天做梦梦见了好多 比方说初中的那个谁谁谁 而今天坐在自习室里竟然有些怅惘 想要她的电话 问问她还好么 可是又意识到这有多么荒唐 于是出了自习室 去了体育场 一个人坐在看台上 今天天很蓝 微微的风吹着 ipod恰好轮到了 整个加在一起 不免有点小小的悲伤

今天的好消息是关于学校的一丝希望 只要是希望 也能让我从午觉里high醒 我现在带着逃难般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