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已经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的人都已经开学了。我总是想炫耀一下天天在家的无所事事来气气上学的孩子,可是发现他们已经忙碌的不上网了。

关于假期:假期依然和以前一样,约会,聚会,上网,吵架。少了购物,多了学习。这个假期也算是我最正经的一个假期,带回来的书起码看完了好几本,也多多少少的写了一些代码。

关于决定:我终于准备开始着手来开始准备雅思,计划着出去。随之带来了一些突如其来的情绪,比方说我虽然口口声声的说要出国,但是真让我准备起来,还是有那么多恋恋不舍与懊恼,我渐渐意识到,其实我很多想法是因为我没有长大或者没有想到。我要放弃的很多,但是我做好了准备;我后悔着为什么成绩那么低,也做好了放弃姿态的准备。接下来是一场硬仗,还需要上帝的眷顾。

关于实事:一帮傻比爱国青年依然嗷嗷叫,走遭的荒谬的事情越来越多,我已经渐渐的不愿意上twitter看他们继续讲述真实的故事,我没有了愤怒,厌倦了这些。在我看来,一切荒谬与傻逼归根到底是体制的问题。而爱国青年或者身边的人评论国内发生荒诞的事情的时候,我只能笑一笑,这些事情不需要评论——体制必然源源不断的早就出荒诞。

关于我的心声:我想买macbook!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