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frien阿得了甲流,可是他轻轻松松的度过了难关,而且我跟他接触的很多我没被传染,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甲流不可怕,我都能战胜它。

每天小狗都会在我下楼的时候从纸壳箱子里出来然后冲我摇尾巴,这让我心情特好,他跟我特铁,因为只有我喂他吃火腿肠。

傻逼程锴(人类)真鸡巴傻逼,他能一个星期不清理他的狗屎狗尿,能让他那里无处下脚以至于不得不把拖鞋穿到床上,于是我们寝室有了许许多多飞虫,他的衣服上落的和西瓜皮上的苍蝇一样多。现在他连睡觉都不怎么回寝室了。假如我是马加爵,我他妈第一个宰了他。

外教走了,他是我见过的很牛逼的年轻人,我突然发现我们能聊到一起去,总觉得其实我也许更适合与国外交流吧。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不支持婚前性行为,他的观点很不同,他说如果你和人有sex了,那么你们互相对待的方式就潜移默化的变了,这是每个人肯定都不可避免的。他似乎来中国真的是为了追求一种内心中真正渴望的东西。他跟我说,不要被资本主义所宣扬的物欲思想所影响,要了解内心中真正的想法。在大陆,这个赚钱赚疯了的年代,我们依然和国外差很多,我们泯灭了一些东西。

刻苦的学习 Python,发现 Linux 界有好多牛人。我也想牛逼一下。

广州的人民反抗竟然取得了胜利,难道大陆还真没有我想象的一无是处?

看了2012,一路上我发现了代沟,我觉得我很老,而且我在电影内外发现贫富的带来的差距不仅仅是几件衣服而已。

而我是一个内心阴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