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我和frien啊一起扎了耳朵眼儿以后,就有压力避免成双成对的出现.frien啊有种精致的服装造型师的气质,穿的自然不凡,加上最近我一直在走紧身黑裤子,帆布鞋,条纹tee和军服一身,加上都是刚扎的耳朵眼,所以两个耳朵上的揪揪也是一样的,只要我俩站一块,我都能想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同气质.而且满大街的土鳖青年,老是觉得扎耳朵眼的就是男同,是真实紧张啊!果然今天我俩不得不一起去吃饭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女人惊叹的我操声= = 

为了让这个写不动的博客继续假模假样的继续欣欣向荣下去,我决定启动一日一狗栏目,然后顺便能更新点博客.

本来昨天应该是第一天,结果想着想着我就忘了= = 

把昨天的补上

image

他特爱欺负这个蛤蟆,欺负欺负就累得睡着了

今天的..

image

我给他做的新窝..省的让他的窝直勾勾的在路中间放着,他比较笨,还得弄个台阶,要不他爬不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