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都在花天酒地中度过的.主要是老师太傻逼我们需要发泄.

美特斯邦威的衣服真便宜,我爱上他了.

做假货的现在开始文明用语了.他们要不就是抢钱要不就是丑的令人发指.大牛仔裤后面皮标是个金属的,或者就是说1:1李维斯要价200.一份不讲

假期搞到5件衣服,我真奢侈

逛街还得是程默.

我大发慈悲的把大一新生偷偷放走,大一的觉得欠我人情.他们不知道其实学校本来就没封校,只是学院傻逼而已.小学院和小职员一样,都得积极得如同奴才一样相应上面的号召.

丢东西了.

去你妈的老薛,老子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