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没有程锴 我想他了 也想徐童鞋了

累得和野狗一样 不想说话 破天破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