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颗大蛀牙,被欺软怕硬的傻徐同学嘲笑了好几天了.

这颗牙本来挺好的,很久以前去熟人那里弄一种牙膜.那人说你这有点蛀牙不能弄,要不我给你修修吧,结果就给我牙钻了个窟窿,又补上了.我总是觉得牙的恶化就是因为那次.他补的那个东西不结实,过一阵就掉了.于是就裸露了一个窟窿.给大虫子可乘之机..一次上火,牙齿的防线就被大虫子冲破了.牙开始肿,疼,闹心,睡不着觉.结果我凭着坚强的意志本着疼死不去医院的态度,在长春挺着,挺到了今年过年.牙自己疼没意思了.不太疼了.开始肿.这下挺好的,可是有个大窟窿闹心.我妈妈就去领我到医院想堵上,那个医生说君有疾在牙神经了.得治好几次.不治讲益深.可是当时要开学了,我就说要不我好好保护牙齿,回来再弄吧!

于是我就又忍了一个学期,慢慢的牙不肿了,估计是他死了.回来了我妈妈争先恐后的让我看牙,省的夜长梦多.弄牙的对我来说特慎得慌,而且那种疼不是那种掐大腿根或者往你小肚子上揣的那种,是冷不丁用小针扎你最敏感的嫩肉的那种感觉.我最讨厌那种拿诡异的仪器在你身体奇异的犄角旮旯做手脚,这让我很不自在.所以每次看牙的时候我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挨那么一下子.

他先用钻钻牙,然后用几根头发丝那么细的小钻和锉到牙里扎,把牙里面的神经之类的扎出来.而且长度有讲究,不能扎到最底下的肉,如何知道扎到最底下了呢,那就是拿个电流表一样的东西,红线是根钩子,钩住嘴,黑线通向拿个小锉.当锉的尖太深了扎到肉了,电流表就有反应.

回家以后我忍不住google一下我那是咋回事(我越来越geek了,似乎),然后我看到了一个让我慎得慌的图,我清楚的记得看完这个图我睡午觉起鸡皮疙瘩醒了= =

image

第一个图是弄死牙神经,那得疼死,幸亏我牙神经自己死了,免遭这一步,第二个图是把破的地方弄没.第三个图就是用一根细细的针钻进细细的牙缝里把红色的乱七八糟的弄出来.我已经弄过两次了.我那时候就在病床上想勤劳的医生们在探索这一套医术的时候让病人疼了多少次.弄明白这些,我也会看牙了,就是那人得疼死.

医生说我还得去好几次才能把牙完全弄好,希望我能借这个机会晚回几天学校.捏哈哈哈哈

google说虽然治好了,可是牙变得特别脆,没准能碎呢,我他妈以后不想去医院了.

我要好好保护牙齿,明天就去买漱口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