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去看牙了,这次看牙是延续了上次看牙的第四步,从2点等到4点,我成了最后一个人,躺在看牙的床上,其他医生都在闲聊,给我看牙的医生语重心长的说这次得比较麻烦,于是他拿了一堆钩子啥的,还有酒精灯。弄到一半,他把我牙里插了许许多多的棍棍,然后把一个铁棒拿酒精灯烤热,按到那些棍棍上,我的嘴里就冒烟了,而我的舌头还总想情不自禁的舔一下。

看完牙我本打算自己看电影,看人人都不喜欢看的哈利波特,到了电影院是五点十分,上一场是五点开始演的,没法看了,我就在外面溜达到了五点五十,打算看下一场,结果那一场就我一个人买票,他们告诉我说这场有人包场了,我回家了。

我发现我是一个高尚的人,竟然真能和书上说的朋友有高兴事儿我能跟着高兴。那天做梦,梦见大莱和大莱喜欢的那个说大莱像猴子的郭慧搞对象了,而且梦的栩栩如生,大莱迷离的双眼说他们是在烟雾缭绕的酒吧里勾搭上的。然后我就可高兴了,甚至那天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我都在傻笑,我妈问我为啥,我说没啥。

快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