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是打十二点起床,阴天,以及上火烂嘴角和满脸大包开始的。

带回的两本大书今天终于是翻了翻,而前一阵其实我也没怎么玩,和上次回来一样,重做系统。- 联想笔记本操蛋的地方在于如果你一不小心把那个狗日的隐藏分区破坏了,你的电脑就只能去售后写零了。所以每次一举一动都搞得我好紧张。去年重做了十次windows,这次为了刻linux刻坏了十张光盘,从小到大我就熟练的掌握做系统这个十分牛逼的工作,我相信这些都是命。

海拉尔因为迈克尔杰克逊的死下了一个星期的雨,终于在党的生日那天放晴了。此时此刻我第一次听见猫叫春是什么动静。回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腰有点疼,不知道是我用肾过度了还是职业病提前到来了。我安慰自己说,周杰伦不是活的好好地么,你怕毛。

假期其实挺郁闷的一点就是,没有自由支配的钱。我以前暗自发誓说,上学时候省出来点钱,这样我假期的时候就有一部分自己花的钱了。我边这样想边笑自己好笑,我深知道流着我父亲的血,他的臭毛病我也是改不了的。